文苑撷英

杜海波 散文——《记忆中的年味》

作者: 杜海波     时间: 2023-01-11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

记忆中的年味


如果人生是一段旅程,那么过年就是驿站。跑累了,需要停下休息,走远了,需要重新梳理一下思绪。童年时,缠着爸妈要过年,贴春联,放鞭炮,中年时,陪着孩子过新年,走亲戚,串街坊,老年时,应尽便须尽,无复独多虑。一想起过年,禁不住又想起了许多快乐的事情了。

每到腊月天,时间过得特别快。人们忙碌起来了,赶集逛会准备年货,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。每年年前,一定要全面打扫一次卫生。我老家的房子是土墙,每年都要刷白一下,就是用白土泡水后,用刷子刷一遍墙皮,之后,就看着像新的一样了。为了这种白土,堂哥带着我去过很远的地方。打扫卫生时,母亲头戴包巾,把屋子里的坛坛罐罐都一一搬到院子里。我长大一些,也能帮着搬一些东西了。如今,我离开家乡很多年了,再也没有刷过土墙了。前几天,妻子让家政公司来清理窗玻璃。现在生活条件好多了,但那些艰苦的岁月,依旧让人怀念啊!

过年了,一定要放鞭炮。小时候,家境贫寒,每年买的鞭炮也少,和邻里相比,总有些寒酸。于是,鞭炮一响过,就到处跑着捡炮仗。经常把未爆的鞭炮折断,点燃黑色的火药当花炮玩耍,有时也有爆炸的,很是惊险。有一年,我和妻子外出打工,母亲和孩子在家,孩子在阳台上玩火引发火灾,多亏邻居叔叔帮忙灭了火。叔叔说,今年的日子一定会红红火火的。那些年,过年又像过关一样,有快乐也有困顿,在外打拼,日子过得很是艰辛。每年大年三十,夜幕降临时,村子的四方就传来阵阵的鞭炮声,近处的鞭炮也噼噼啪啪地响起来。有时父亲也会买一些花炮,点燃后,有的像火树银花,我最喜欢像陀螺一样的花炮了。

过年了,一定要有春联。小时候,老家是土墙,贴春联绝对是奢侈的,我常常羡慕邻家的春联了。长大后,自己也学着写春联,管他字也得好不好,总之是大着胆子贴出去了。我的一个朋友擅长书法,每年都给工会帮忙写春联,于是我也帮着裁纸,偶尔提笔练练字。记得有一年,下着大雪,屋子里生着碳火,我们一直写到了凌晨。我踏雪而归,还兴致勃勃地写了两首诗。寒夜生飞雪,新春添锦绣。踏雪寻归路,行吟两行诗。”“寒夜写春词,明烛欲二更。围炉茶生香,落雪寂无声。

绽放的烟花漫天飞舞,鞭炮声声年味浓浓。大人们准备年夜饭,包饺子,一家老小互敬互爱,共叙天伦,有时又等待着春节联欢晚会。很多时候,我是在工作岗位上度过的。东汉天文学家张衡认为除夕之夜观察天象是一年中最宝贵、最重要的一夜。他一生中的除夕都是在观察天象中度过的。我们煤矿工作的人们,每年都投入到保供应的行动中,默默地盯守在安全生产的岗位上。

过年了,有人依然在读书,就像钱钟书一样,喜欢平静的读书生活。过年了,有人动了思乡之念,苏轼写下了《馈岁》《别岁》《守岁》,并为之序云:晚岁相与馈问,为馈岁;酒食相邀,呼为别岁;至除夕,达旦不眠,为守岁。在《守岁》诗中提出,明年岂无年,心事恐蹉跎!努力尽今夕,少年犹可夸。此诗一出,广为流传。岁月匆匆,时光如梭。新的一年,新的秩序,新的人生,正等待着我们去重新梳理,重新审视,重新启航……

(澄合矿业  杜海波

上一篇:陕煤作协会刊——《梅花》2022年第六期 下一篇:孟益水 散文——《别过,2022》